欢迎来到 - 598爱情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短文 >

一所百年中学的背影

时间:2018-11-04 21:32 点击:
“1918年我进常州中学,童伯章校长为我们新生讲校训,两句话,四个字,一曰存诚,一曰能贱。我铭记在心,一生受用。”这是将近七十年后,1922届毕业生、著名语

“1918年我进常州中学,童伯章校长为我们新生讲校训,两句话,四个字,一曰存诚,一曰能贱。我铭记在心,一生受用。”这是将近七十年后,1922届毕业生、著名语言学家吕叔湘为母校80周年校庆所写的题词。如今,这段话被镌刻在石头上,立于江苏省常州高级中学校园内的“大师林”中。

“大师林”位于校园东侧,沿着蜿蜒的小路,于萋萋芳草之上,矗立着吕思勉、钱穆、刘半农、刘天华、吕叔湘五位先生的铜像。不远处是2007年学校百年校庆时新修的玉梅桥、对日亭。说到玉梅桥的来历,校史馆原馆长张浩典告诉我,原来校门在西边,门口有一条玉梅河,河上是玉梅桥,后来河填了,桥也没了。解放初,如果写信的话,学校的地址是:常州东门玉梅桥省立常州中学。

这是一所有故事的学校,诞生了吕思勉、童伯章、史绍熙等名师、教育家,培养了无产阶级革命家瞿秋白、张太雷,以及史学家钱穆、心理学家潘菽、文学家刘半农、音乐家刘天华、语言学家吕叔湘、周有光等一批大师级学者。

从1907年建校时的常州府中学堂,到江苏省立第五中学校,再到江苏省立常州中学,及至沿用至今的江苏省常州高级中学。校名更迭,时代变迁,现在,人们习惯简称这所学校为省常中。今年,这所有故事的学校迎来了110周年华诞。穿过漫长的时间之河,走进她的记忆深处,推开一扇扇历史的大门,我们将看见一所百年中学的背影。

1

“前些时候这里结了不少枇杷、石榴,清扫校园的阿姨采摘后分给学生,差不多每个学生都品尝到了。”史品南校长在引我去“大师林”的路上,指着校园里一棵棵枝叶繁茂的果树说。那天,他刚刚接待了返校的“老三届”校友。110周年校庆是件大事,一进10月,各届校友就陆续从四面八方赶回来聚会,为母校庆生。

1964年就读于省常中的张浩典回忆当年:“放学回家,每每特意从庙沿河城西瞿氏宗祠前经过,知道瞿秋白在那里住过,总感到那么肃穆,那么神秘,总想进去看看,但大门总是关闭着,每次都是带着遗憾离开。” 上大学后,他便对瞿秋白研究发生兴趣,“大三、大四两年中,几乎所有的业余时间都花在了抄录有关研究瞿秋白的文章上”。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省常中任历史教师,后又负责校史编写和校史馆筹建,这使他将精力集中在瞿秋白及其他一些知名校友中学时代的研究上。

瞿秋白于1910年考进常州府中学堂预科,翌年转为本科。1915年7月,因家贫而辍学。

瞿秋白多才多艺,文学、音乐、篆刻,无一不能,无所不精,其基础应是在常州中学课余游艺会学习时奠定的。据瞿秋白同班同学回忆,瞿秋白曾参加雅歌、篆刻部的学习。雅歌部始设于1908年3月,以研究中西音乐之异同而发挥妙蕴,使得互相沟通并以引起美妙之感情为主旨。所选歌曲以雄壮端重、文辞优美者为主。指导教员童斐(字伯章)精通音律,瞿秋白在雅歌部学习时,曾随其唱昆曲传统剧目《拾金》一出。

篆刻部每星期活动3次,每次1小时。指导教员史蜇夫,人称“溧阳才子”。章石、印谱、镌刀及一切参考之篆籀书帖由学生自备。鉴于一些学生家中收藏有珍贵石章,如瞿秋白等,史蜇夫特在游艺会篆刻部简章中规定:“在练习期间,各人如有家藏之精石,毋得轻易磨刻,以免斫丧珍物。”瞿秋白在常州中学系统地学习了中学课程,获得了全面的近代文化知识,受到了初步的科学训练,在思想上则接受了爱国主义和近代民主主义思想的熏陶和教育。

许多人因流传至今的《教我如何不想她》知道了刘半农的名字。这首小诗是新文化运动初期重要作家、语言学家刘半农1920年在伦敦留学时创作的,被赵元任谱成歌曲后,迅速传唱开来。

刘半农17岁那年以江阴考生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常州府中学堂,同期录取的还有国学大师钱穆。刘半农天资聪颖,颇得校长屠元博的喜爱。更令人称奇的是,刘家三兄弟同为常州中学的校友,且个个不同凡响:二弟刘天华、三弟刘北茂都是著名作曲家、民族乐器演奏家。

有人说,刘天华在常州府中学堂受到的音乐教育,就像在地平线上发现了一个真正属于他的大千世界。刘天华读中学时课余参加了军乐队。军乐队中,演奏大军鼓须将鼓绕颈拥在胸前,既沉重又声调少变,学生多不愿学习。而刘天华则认为,每件乐器都有其作用,大军鼓虽貌似粗犷,其实音色很丰富。强奏时,可以造成雷鸣电闪、金戈铁马、杀声震天的狂热气氛;轻奏时,则像深山古寺的木鱼石磬,神秘、肃穆、悠远。

著名语言学家吕叔湘1918年从家乡江苏丹阳考入常州五中,在各门功课中,对国文和英语最感兴趣,有空就喜欢去图书馆读书。正如吕叔湘自己所说,“存诚、能贱”这朴素的校训他铭记在心,一生受用。在《怀念圣陶先生》一文中,吕叔湘写道:“因为送稿子到圣陶先生那里去,也就常常留下来,一边说着话,一边看圣陶先生看稿子。圣陶先生看稿子真是当得起‘一丝不苟’四个字,不但改正作者的笔误,理顺作者的语句,甚至连作者标点不清楚的也用墨笔描清楚。从此我自己写文稿或者编辑别人的文稿时也都竭力学习圣陶先生,但是我知道我赶不上圣陶先生。”谦逊的品质成就了吕叔湘先生严谨的治学作风。他在读书的时候,遇到有用的材料从来不放过,一定抄录下来,“说不定什么时候有用”。他的写作,无论是长篇巨制,还是一二千字的短文,都要逐字逐句仔细推敲,从不敷衍。

2

1907年11月15日常州府中学堂建立,屠元博为首任监督(即校长)。学校确定办学规模、编订管理细则、延聘任课教师、编排学级课程及考选学生等,均由其主持。屠元博虽身为监督,但对学生循循善诱,颇得学生喜爱。钱穆曾在文章中感慨“元博师对余爱护之诚心”。

屠元博做校长6年,39岁英年早逝。1919年6月22日,学校开纪念会,并建纪念塔于校园内,纪念塔铭文由继任校长童斐撰写。其中,“中学本科以外,复附设师范科于校中,以储小学之师资,规画宏远而措置精密”,足见屠元博对教育规律之把握,对师资培养之重视。

屠元博纪念塔塔基、塔趺毁于“十年动乱”,仅存塔顶,2007年移置于校园东隅,现被常州市人民政府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。

童斐(1865—1931),字伯章,宜兴人。1907年11月受聘担任常州府中学堂国文教员,1911年兼任学监。1913年7月,常州府中学堂改名为“江苏省立第五中学”,童斐被任命为校长。

童斐一上任,就为学校制定了校训“存诚、能贱”,并制成两块匾额,悬挂在大礼堂的墙壁上。“诚”,即真心实意,无欺无妄,言行与内心一致。“能贱,并非即贱,即人以为‘贱’者,我也能为之而已。”(童致諴《先严童伯章公言行之琐记》)每当新生入学,童校长第一件事便是讲解校训:存诚,就是做任何事情,包括读书求学,待人接物,都要诚心诚意,而不能虚情假意。能贱,就是不要以为进了五中,就自认高贵,仿佛处处高人一等,而不屑做一些平常的琐屑之事。要看得起普通人,要习惯做平凡的事。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