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 - 598爱情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占卦 > 风水 >

黄利明:科创板到底是个什么板?

时间:2018-11-09 10:12 点击:
文/新浪财经意见领袖(微信公众号kopleader)专栏作家黄利明毫无疑问,科创板长远而言于中国股市、经济以及科技创新都是利好的。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。你看中国股

  文/新浪财经意见领袖(微信公众号kopleader)专栏作家 黄利明

  毫无疑问,科创板长远而言于中国股市、经济以及科技创新都是利好的。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。你看中国股民就从来不会像中国炒房团一样,降价了还要举着横幅甚至打砸售楼处要求退货。

  问题是,注册制到底革了谁的命?科创板到底是个什么板?扩容幅度会有多大?到底是魔鬼还是天使?

黄利明:科创板到底是个什么板?

  好肉先吃掉了,剩下的都是硬骨头。

  2018年11月,最高层定调,科创板和注册制确定要来了。但市场依然有扩容恐慌的声音,还一度令救市反弹行情中断。

  中国股市从来都是如此,一边喊着BATJ无缘A股投资者,真要引入那些科技新贵的时候,又是一片“狼来了”的吸血鬼论调。

  如A股尿性,不管是要发一个科创板,还是要上注册制,任何一个亮剑引发大A股上演个“死给你看”的惊悚剧,一点都不足为奇。这一次,在外围市场一片嘈杂声中,幸好了大救市行情的护驾,中国股民情绪稳定,深表“淡定”。

  都说岁月催人老,但是抵不住韭菜一茬又一茬。那些“扩容”恐惧的声音,总是让人能闻出来,还在发育的味道,反正中国股市也还在发育当中。

  “搞不好可以关掉”的振聋发聩之音,也从来都是一句激励之语,说白了就是一句“搞不好可以摘掉乌纱帽”的言外之意。

  只是几轮牛熊的洗礼,尤其是2015年6月以来的熊市洗礼,让大家都已经没了脾气。每一次小散们想抄个反弹吃点肉,最后发现连汤都没喝上,光讨了几顿打。跌到地板上的中国股民,“大不了留给下一代”的气魄是有的,所以再来个科创板和注册制,真的也不算个啥事。反正横竖都是要推的,更何况,这还是“功在当代·利在千秋”的大事。

  毫无疑问,科创板长远而言于中国股市、经济以及科技创新都是利好的。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。你看中国股民就从来不会像中国炒房团一样,降价了还要举着横幅甚至打砸售楼处要求退货。

  问题是,注册制到底革了谁的命?科创板到底是个什么板?扩容幅度会有多大?到底是魔鬼还是天使?

  IPO不审行不行?

  6年之前,一位并购重组委委员在我耳边叨唠:郭树清内部讲话真是敢说,确实有锐意改革之心。那时候,我还是个财经圈的包打听——财经记者一枚。因此甚为留心那“大胆之言”到底是个啥。

  2012年初的郭树清,还是证监会主席,当然现如今已是银保监会主席、央行党委书记。当年的郭树清,开启证监监管的百日新政,几乎以一周一个政策的频率出炉,强势改革不仅把证监会一票人累趴下,更把一票财经记者给累嗨了。当然,财经记者圈兴奋的是,新闻高产,稿费飞涨。

  正是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,郭树清在一个内部会议上有着惊人一问——“IPO不审行不行”。

  那是一个触动各方利益的话题,自然能挑动所有人的神经,敏感如各位同仁,由此有了当年我操刀“IPO不审行不行”的文章报道,随后还引发了一场围绕此问的财经圈大论战。

  说白了,注册制和核准制最大的区别,就是能否斩断发审权力之根的问题,是否将市场的交给市场,余下的就是法律法规之下的监管。

  当年,一位证监系统人士向我直言,郭树清如此强势改革必将触动一部分人的利益,特别是减少行政审批,降低寻租空间。改革的难点就在于此,它不能由一个强人决策来推行,而必须由体制来演化,否则他将面临无法抗拒的利益冲突和压力。

  一语成谶,虽然市场多有认可,但执掌证监会不到半年,郭树清最终挂冠而去,赴任齐鲁大地镇守一方。背后的暗流涌动与曲曲折折,难以言说,但皆与其锐意改革下引发的各方阻力息息相关。4年之后,郭树清重回银监会,随后也顺理成章执掌了新的银保监会主席一职,并接任央行党委书记。

  在2012年,对于市场而言,注册制被认为是“开闸抽血”的代名词,因此经常被认为是“股市大杀器”。未曾想,自2015年至今中国股市IPO上市数量已经近千家,曾经的IPO堰塞湖已经消解为如今的仅200家。中国股市4年来的熊市,IPO高速发行可谓功不可没。

  注册制改革,也从2013年11月第一次写进的党的文件——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的《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》,到写入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,再到2016年2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“国务院实施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”——有效期为两年,最终这份授权被再度延长至2020年。

  历史的节点在于2018年11月5日,在中国股票市场的诞生之地上海,对于“IPO不审行不行”的惊人之问,终于迎来了习总书记的一锤定音——“将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”。

  事实上,不管是美国股市,还是香港股市,早已给了答案。券商界的打工皇帝林涌早年间谈及注册制时,就曾给我讲过一个故事:一家国内公司赴港上市,上完之后,公司老板抱怨港股上市之路“感觉好假”,挂牌之前连港交所和香港证监会的人都没见过,全是邮件文件往来。

  故事的背后,也凸显了注册制的核心要义:充分披露,事后监管。当然,还包括市场定价,造假担责。

  扩容压力有多大?

  “如果你相信人类做事情总有逻辑可循,那只能说明你疯了”。

  这是电影《大空头》里有一句的经典台词。客串这句台词的,正是因行为经济学贡献而获得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理查德·塞勒。

  人心难测,人性难测。

  在塞勒的“有限理性、心理账户、社会偏好、缺乏自我控制”等一系列行为经济学理论中,我们更加可以确定,股票投资是一项反人性的游戏。

  正如2015年5000点,当有人提“万点不是梦”时,很多人还为此兴奋位次欢呼——争相买入;如今当股指跌破2500点时,有人提跌破2000点,很多人又对此深信不疑——空仓以待。

  问题并不是10000点和2000点没有可能,问题是拥趸这两种观点的投资者中,有不少还是同一批人。经济学上将人定义为理性人,但往往却是没有逻辑可循。

  非理性的繁荣泡沫与非理性的恐慌踩踏,总是相伴相随。哪怕当下中国股市的估值水平,已经接近历史最低记录,深圳主板还一度击穿了历史最低估值记录。即便我们认同这是一个价值投资的时代,却无法免俗的在这样一个政策市中,身体力行的进行价值投机。

  只是很多人陷入思维的惯性逻辑当中,却忽略了一个事实——扩容的威力早已经被消减。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