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 - 598爱情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经典话语 > 激励人的话 >

李诞vs梁文道:「临时」的人生才值得一过

时间:2019-01-13 11:02 点击:
解决“人生的巨大困惑”, 最好的办法就是好好工作、多赚点钱 遇到真正生活中的挫折的时候,一想算了,宇宙那么大,人类未来也不知道会怎么样,这点小事就过去了

“未曾开言我先笑场,笑场完了听我诉一诉衷肠。”

这是李诞《笑场》的书页第一句。

李诞微博上的身份有三种:诗人、谐星、作家,但很多人认识他,并不是从他的诗或书开始的,而是从《吐槽大会》和那句广为流传的“人间不值得”开始的。

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“犬儒主义”、“虚无主义”一类的标签被一张张贴在了李诞的身上,他似乎也被定义成现代年轻人“丧”态度的代表。

但在和道长短短30分钟的对谈里,李诞说,“我多么热爱工作的一个人,我太不虚无了”。

这次对谈之前,我们本都以为道长和李诞的价值理念,会充满冲突和对撞,但最后我们发现,一切其实只是“标签化”之下的误解。

李诞对撞梁文道

误入娱乐圈 vs 不想当人生导师

来源 | 八分

李诞vs梁文道:「临时」的人生才值得一过

1.

读书,至少可以提供给你一份自信

梁文道:我们《八分》这个节目现在会邀请听众向我们提问,其中很多人都在谈「理想与现实」的问题,我特别想向你请教一下。

我做节目这么多年来,常会碰到很多年轻朋友给我写信或者提问,把我当成了他们以为的那种「人生导师」,但这让我非常尴尬,因为事实上我从来不想做别人的人生导师,我这辈子一定是做错了什么,才导致这样的后果。

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,我的听众常提的一个问题,比如有位年轻人向我提问,他说“我热爱真理、热爱哲学、热爱艺术,但身边的人总觉得我神经病,不知道我说什么,甚至认为我不应该沉迷于读书思考,因为这样生存不了,周遭的人和事已经令人缺乏信任和安全感,我感到非常抑郁”,李诞兄,你来帮我解答一下,这个问题该怎么办?

李 诞:还是听身边的人吧(笑)。

梁文道:少读书、少思考、少热爱真理、少热爱艺术。

李 诞:我觉得他身边的人说得挺好,因为生活还是要跟身边的人生活。读书,如果已经对他造成这么大的困扰,还是听身边人的好。他的这种困惑,我曾经也有过类似的,但没有他这么严重。

梁文道:他抑郁了。

李 诞:现在互联网这么发达,你身边找不到志同道合的人,网上总是找得到的。而且我觉得,读书,至少可以给你提供一份自信,读着读着总会自己给自己这个信心,不需要再通过别人。他还是脆弱,要么就是读得还不够多,要么就别读了。

生活中有一些乐趣可能他还没有感受到吧。不太能体会到生活中的乐趣,就会逃避到书本里。

梁文道:你年轻的时候真是那样子,沉醉在自己喜欢的书的世界,和身边人不往来吗?

李 诞:没有,我就是运气好。首先我的朋友对我特别好,他们没有放弃我,他们知道我是一个喜欢看书又自命不凡的人,但是他们没有讨厌我,他们还是愿意带着我玩儿。

而且我喜欢打麻将,我上学的时候特别爱打麻将,也喜欢喝酒,喜欢打篮球,有这些爱好,你就不需要和朋友们聊书,也不需要跟他们聊哲学

2.

解决“人生的巨大困惑”,

最好的办法就是好好工作、多赚点钱

梁文道:我不太明白为什么今天很多年轻人,很喜欢问这类“很大的问题”,比如把自己人生上的一些遭遇归纳为理想与现实的冲突,好像理想和现实真是两回事一样,你大概也遇到不少人跟你这么聊吧?

李 诞:对,而且也有很多人问过我。我曾经也有过这样的阶段,喜欢用一些大词,喜欢总结一些关于人生很大的问题,其实生活中没有遇到真正的问题才会聊这些问题。

解决这种所谓的“人生的巨大困惑”,解决不了的这些事,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好好工作,能加班的时候多加班,疲惫一点,累一点,多赚点钱。

这个钱怎么花都不重要,关键是要工作,一定要不停不停地工作。

因为我发现很多道理,书里是没有的。要通过不停做事,才能明白一些问题,当真正开始做事之后,那些所谓的问题反而变成一种安慰。

当工作很忙、很累,又开始读书,或者思考一些人生的意义、宇宙的尽头、人类的未来,再想想这些其实挺放松的。

遇到真正生活中的挫折的时候,一想算了,宇宙那么大,人类未来也不知道会怎么样,这点小事就过去了。所以那个时候再思考这些问题就挺好,反而是一种安慰。但是生活中没事的时候想这些特别麻烦,给自己制造麻烦。

梁文道:我对这类问题比较喜欢具体分析,只有具体去问才会得到答案,才会得出一个可能像答案的方向。

一来就靠大词的话,那就是一个多余的、虚无的装置,意义不是很大。所以我常常建议我的年轻朋友不要这么想。

李诞vs梁文道:「临时」的人生才值得一过

3.

人如果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

那不如想想自己不想要什么

梁文道说起来,我记得你以前也是原想学哲学的是不是?

李 诞:想过吧,我是挺感兴趣的,想过学哲学。

但是很快放弃了。我后来学的是社会学,其实跟哲学也差不多,也不是什么能赚钱的专业。

梁文道:你选社会学的时候还没有想过生活的问题吗?

李 诞:我想过,但是我是这样,现在我们聊理想和现实,对于有理想的人我是很羡慕的,他至少知道自己想干嘛。

人能知道自己想干嘛,这个人就成功一半了。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